想喝奶茶

长期失踪

呜呜呜第一次为身边真实的男孩子真挚的兄弟情(大概)甜到落泪辽😭

运动会结束班上拍集体照。结果陈同学一下就把小郭同学抱了起来,还是面对面靠得超近的那种。换成平时听到我们一群女生起哄,小郭同学早就红着脸下来了,他甚至压根不会上去。但是他今天不但没有下来,还一脸宣示主权的表情看着我们,他们就那样抱了好久!!

晚上回去一问才知道,是因为今天小郭同学跑1500米拿了第四名,陈同学就说想抱着他拍张照。呜呜呜呜我上头了😭脆皮鸭都不敢这么写

天呐太甜了叭!!

【洋灵】

从没想过,原来故事开始在那么早的从前。
好像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洋哥会这么宠着弟弟了。

试问谁又能拒绝呢?一个还稚气未脱的小少年只身一人提着行李,穿越城市来到你的面前。明明正在做一件称得上惊世骇俗的事,他却偏偏只是滴溜着他那双谁看了都微微动心的大眼睛,虎头虎脑地冲着你笑:我竟然没有坐错站耶!笑得没心没肺的,真是像一只还没有踏入山林的小白虎,嗅不到周遭的危险,满眼是新奇的世界。

大概没有人能忍心将他关在门外吧,洋哥更是不忍。当他看到弟弟的第一刻,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想,他这是找到天使了?真想用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为弟弟堆砌一座城堡,再用糖果将里面充满,他会是城堡里唯一的小王子,然后再对他说:
你慢点长大吧。

于是洋哥会亲自将弟弟带回自己的宿舍,不太熟悉却很细心地帮他铺好床。要是他的舍友要是这时候回来绝对会惊讶到头都掉了,顶天立地李振洋什么时候会做这个?!可他就是那么做了,铺好之后满头大汗地抬眼看了看弟弟。正好看到弟弟嘴里含着棒棒糖坐在一旁四处打量,像是什么都是第一次见,眼睛里波光粼粼的,亮得怕人。
二傻子似的。
洋哥被他这副没见识的样子逗笑了。虽然弟弟不太明白洋哥在笑些什么,但他还是抠了抠小脑袋,乐呵呵地冲着他笑。

突然心里某一块地方被这笑容变得柔软了,软成一滩水,还能模糊映出少年的轮廓。然后不自觉的,想要把他好好保护起来,让世间尘埃沾染不上他分毫。

于是洋哥会把自己所有的帽子拿出来,还耐心的一张一张拍下照片让弟弟挑。会压下浓浓的起床气,在中午之前起床带弟弟去吃自己最喜欢的西红柿鸡蛋。会给弟弟讲自己当模特这些年的趣事,哄的小孩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会带他逛偌大的大学校园,给他找最好的角度拍照。

原来有些事情在一开始就已注定,只是那时的他们谁都没有意识到,身边的这个人会陪伴自己走过那么长的路。

而弟弟也是个顶聪明的小孩。从一开始,他就看出了洋哥眼底对他的不讨厌,甚至是有点喜欢。所以他大大方方,毫无顾忌地亲近,会对洋哥的帽子挑挑拣拣,会从早上开始就不厌其烦地叫他起床,会吐槽洋哥带他去吃的西红柿鸡蛋,也会没大没小的不叫哥哥。他其实不想被一直当成小孩,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跑来这座陌生的城市追逐看似不切实际的梦想。但是呆在洋哥身边,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不用那么急着长大,会有人一直宠着他。

用爱情形容他们似乎都不太贴切,那就只能用洋哥在采访里说的那句话: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的哥哥弟弟啊,都慢点长大吧,不要那么快成为无聊的大人。

【洋灵】最佳损友

纯属瞎编  仓促产物  
当真就卜了吧
上升真人就卜了吧
其实和标题没啥关系  我只是私心非常喜欢这首歌

 

 

=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

 

 

2028年的夏天,某大牌杂志对当红偶像灵超进行专访。

 

早上九点,当工作人员到达时,才发现灵超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在那里安静地等待着,闭着眼坐在那里像是一座精致的雕像,让人不自觉放轻了气息,不忍心打扰这幅精美的油画。

出道多年,这位青年偶像似乎始终都能保持着刚出道时的,恭敬,谦卑的态度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份工作。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负责采访的小姐姐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在正式开始前问了原因。

灵超只是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笑着说,“以前习惯了呗。”

笑起来的某个瞬间仿佛还定格在他17岁的模样。

 

早在好多年前他们还名不见经传的时候,他们四个还在一起的时候,身旁总是有一个人,哪怕困得睁不开眼,也会用温柔的声音提醒他早点去化妆,不要让别人等着。在他那个本该最年少轻狂,肆意张扬的17岁,有一个人总是在他的身边,默默地教导他,要恭敬,要谦虚。

 

后来呢,后来等他将恭敬谦卑刻进了骨子里,那个人却离开了自己的身旁。

 

 

=

命运里面  每个邂逅  一起走到了某个路口

是敌与是友  各自也没有自由  位置变了  各有队友

=

 

 

采访正式开始了。巧的是今天采访灵超的杂志,正好是十年前他们宣布出道后第一次接受采访的杂志。工作人员也正好抓住了这一点,今天的话题也围绕着过去展开。

策划刚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担心灵超会不太接受,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愿意谈论过去,哪怕他的过去众人皆知。

 

十年前,四人组合oner刚一出道就掀起了巨大波澜,组合成员岳岳、卜凡、木子洋、灵超经过红极一时的七年,突然宣布和平解散,各自单飞。

你看,那一段让人又爱又痛,又骄傲,又难熬的漫长时光,三言两语就能带过。终究没有人能感同他们的身受。

 

谁知,灵超安然地接受了这个策划,依旧敬业得十分配合,没有表露出多余的情绪,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

 

一开始总是些常规的问题,问来问去的总没些新意。但偏偏因为今天这个主题,让灵超总是有意无意的,无法避免的回忆过去。

那些自己一个人时不敢回忆的,和木子洋的过去。

 

 

=

早知解散后 各自有际遇作导游

奇就奇在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 却没人像你  让我眼泪背着流

=

 

 

“身上一定会带的一样东西?”

“当然是——糖啦!”说着还真的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糖,拨开糖纸就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一副满足的样子,像极了十年前的那个稚嫩的小孩。

那颗糖也是很久之前的牌子了,很甜,也很腻,甜腻到让人忘记了生活的苦。

 

灵超爱吃糖是人尽皆知的事了,从还没出道时就是这样。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他还不是一个人的时候,虽然也爱吃糖,但口袋里却从不装糖。

他总是喜欢装在木子洋的口袋里,一开始只是偷摸着放一两颗,然后趁着拍摄的间隙悄悄摸出来吃,还可以顺便对木子洋上下其手。后来被木子洋发现了,就正大光明地塞大把大把的糖进去,时不时就掏出一颗。而木子洋只有认命的跟在他后面,一边念叨着让他少吃点糖,一边把他吃了的糖纸再塞回口袋里。

后来甚至不用灵超每天放了,只要是出门,灵超手往木子洋衣服口袋里一伸,准能掏出糖来。总是一样的牌子,很甜,也很腻,灵超很喜欢。

“你就这么宠着他吧!”岳岳无奈地调侃木子洋。

木子洋总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揽过灵超的小窄肩,懒懒地笑着,像只大猫,

“这是我小弟,不宠他宠谁?”

 

年少的一瞬动心大概就是从这溺人的温柔开始的吧。

 

=

“最喜欢什么季节?”

灵超歪着头想了想,脸上露出有些可爱的纠结表情。

“夏天吧。”

 

因为那是梦最开始的季节,充满汗水的季节。总能让人回忆起漫长的白昼,他们绕着训练室一圈又一圈地跑着,虽然累,但不敢停下。生怕慢下一秒就会离梦想又远一步。

体能训练之后是休息时间,也是灵超背单词的时间。大量运动后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疲倦,灵超看着英语书上扭曲的蝌蚪文,只感觉脑仁子一阵一阵的疼,迷迷糊糊地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午后的阳光是亮白色的,透过忘记拉窗帘的窗户,有点刺眼。公司的空调似乎也不太给力,背后的汗珠一直在冒。灵超皱着眉翻了个面,突然感到一片阴凉投影在自己脸上。努力眯起眼睛,只能看见木子洋的轮廓近在眼前,逆着光有点模糊了,正举着一本英语书帮他遮住明晃晃的阳光。灵超呆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木子洋在他额前落下轻柔的一吻。有点像羽毛轻轻扫过,又有点软软的触感。

“睡吧,小弟,洋哥在呢。”

 

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

采访接近尾声,问的问题也越来越有些沉重了。但聊到过去,这些又是无法回避的。

 

“解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肯定是很遗憾的,毕竟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但是也没有办法啦……”

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他说离开就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忘记解散这个提议是谁最先提出的了,灵超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会议室当时的片刻死寂,以及木子洋最先打破沉默的那句,

“行吧,那就,散伙儿。”

 

然后他雷厉风行地收拾好了东西,没几天就搬出了宿舍。

他搬走那天,灵超下去送他。已经24岁的人了,见惯了太多离别,却还是红了眼眶,拽住木子洋的衣角,用曾经木子洋参加偶练被淘汰时的语气挽留他,

“洋哥,不走不可以吗?”

 

但毕竟再也不是可以任性撒娇的17岁了。

这一次,木子洋拉开了灵超的手,深深,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

“小弟,你的未来还那么长,我又怎么能硬拖着你不放?”

 

说完依旧对他温柔地笑了笑,但在当时的灵超眼里,那个笑怎么那么绝情呢。

 

“我的未来,只有你就足够了啊。”他冲着木子洋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可他早就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找不到了。

 

=

“那和之前的队友有过联系吗?”

“有啊,我们时不时还发发微信、打电话骚扰一下对方呢……可惜工作都太忙了,没有时间聚一聚。”

 

和卜凡、岳岳常有联系倒是真的,他们现在一个演着电视剧,一个自己创作着音乐,倒也过得挺开心。只是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过木子洋的声音了。每次总是忍不住点开和他的对话框,却想不出来有什么话说,又只好退出去,如此反复着。听岳叔说,他现在好像在米兰还是巴黎吧。

总之都挺好的,一个人。

 

=

采访终于到了最后。

 

“那你怀念过去吗?”

已经27岁的灵超又露出了少年专属的调皮笑容,

“你猜?”

 

 

=

不知你又有没有挂念这旧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

 

长长的采访时间终于结束了,灵超也终于能稍微喘一口气了。

他轻轻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思绪却还是混乱的,过去和现在交杂着,恍惚间又回到了17岁,好像下一秒就会有哥哥来叫他起床。

沉积在心里很久的东西仿佛被这次的采访给唤醒了,痒痒的抓挠着他的心。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睁开眼睛,低头按下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米兰现在大概是深夜吧。

也对,怎么可能有人接呢。

 

灵超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正打算挂掉电话。

带着浓浓鼻音的一声“喂”吓了他一跳。

连忙定了定神,试图恢复平日里冷静的样子。

但其实他打出这一通电话,就已经不再冷静了。

 

“是我。”

“小弟?”分开太久未曾联络,木子洋还是瞬间听出了小孩的声音,严重到无可救药的起床气烟消云散,曾经最熟悉的专属称呼也脱口而出。

“李振洋,你会怀念吗?”还叫小弟呢,灵超自嘲般笑了笑。

“怀念什么?”木子洋被灵超没头没脑的问题整的有点懵。

“最初。”

太多年的默契,让木子洋一下就明白了弟弟说的是什么。还没来得及好奇弟弟为什么大半夜突然打电话过来,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谁能不怀念呢?最初最初的那段时光。那段他们四个人挤在小小的一间两室一厅,连去洗澡的顺序都要争个你死我活,根本不够四个人吃的海鲜也要互相暗示分最大的给弟弟,没有空调的夏夜木子洋半夜也会偷跑出来抱着弟弟睡,结果两个人都热出一身痱子的那段时光。

木子洋想起了他和弟弟从陌生尴尬到韩国之吻之后渐渐熟悉关系升温的过程;也想起他们去参加偶练,他用生活费给挑食的弟弟买了好多好多零食,每个训练后的夜晚等待着到处皮的弟弟回来教训他一顿,再搂着容易做噩梦的他一起睡觉;还想起了他们躲在摄像机拍不到的角落偷偷亲吻,一同练习,一同吃饭,一同落泪,一同傻笑,总是在一起,仿佛永远不会分离的那段日子。原来自己,真的陪着他一整个青春啊。

 

 

“怀念,又能怎么样呢?”木子洋轻笑出声,再没有说话。

我们早就不是练习生BC221了。

 

“是啊,怀念又能怎样呢?”灵超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他说的话,便毫无征兆地挂了电话。

时隔多年的再次交流,就在这三言两语中结束了,彼此都默契的没有过问对方的生活。

 

这样就足够了。

 

 

=

不知你是我敌友  已没法望透  被推着走  跟着生活流

=

 

 

谁知道,在这漫长的旅途中,他们没有迷失自己,却弄丢了彼此。

 

 

=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总好于那日我没有 没有爱过某某

 

 

END.

【洋灵】

/我知道已经8102年了,这个太久远了,我就存个档

The  Eve.

“紧张吗小弟?”
那是公演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弟弟四个月以来的努力就是为了明晚了。最近,练习生中总是会无意间弥漫着离别的悲伤和不知自己能否出道的忐忑不安。弟弟还小,洋哥怕他承受不来。
“唔…还好”结果弟弟只是含着糖,不太在意地回答他。
也是,反正弟弟的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一条路走不通大不了换条路走。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那小弟不是想吃糖吗,我们最后再去一次便利店吧。”
洋哥还是喜欢有始有终。

外面的夜早已漆黑,四月的晚风吹在身上还有点凉。弟弟和洋哥并肩走在那条走过无数遍的路上,突然回想起十多天前与洋哥短暂的分别。最后的最后,他们也一起去了便利店。每天都要来的便利店啊,连门口的那个蓝色垃圾桶,都快要看出感情来了。这时弟弟才从含着的糖里,品出几分离别的凉意,有点害怕明天的到来。

“洋哥,明天我要是出不了道咋办?”
“还能怎么办,乖乖回公司背单词吧小弟~”
“哼,我才不要!”

弟弟不服气般用自己的小窄肩撞了撞洋哥,然后飞快地跑出老远,一溜烟冲进了便利店,搞得洋哥像个会吃小孩的老妖怪。当然,他还不忘给老妖怪留了门。

“吃点什么好呢?”弟弟还没有想好,漫无目的地逛了两圈。顺手拿了包口香糖起来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算了,还没我洋哥甜。

但洋哥管不了那么多,看弟弟拿起来了就立马放进篮子里。反正是糖弟弟都会喜欢的,那就全买吧。

大袋小袋的买完回去,弟弟依旧是一蹦一跳的。跟他刚刚进厂时没什么差别,仿佛永远充满着活力。又似乎有一些改变,毕竟四个月过去了,他们经历了太多,小崽子的内心比从前更坚强了些。
这样挺好,那明天就算不和小弟一起回家也不会太过担心了。

刚回宿舍放下东西,弟弟又神秘兮兮地凑近洋哥。
“洋哥,我发现我有点紧张。”
“嗯?你之前不都不紧张的吗……”洋哥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小孩的情绪怎么比北京四月的天变得还要快?
然后弟弟伸出一根手指,冲他摇了摇,

“我想要……你亲我一下。”

洋哥愣了愣,说起来弟弟好久都没有这样主动地要求过了。从前,他们总被要求在节目里要保持距离,不能太过亲密。洋哥也怕要是被拍到了会给弟弟带来什么麻烦。所以即使是有晃神,想要亲吻的刹那,也只是轻轻地抱住他。像是抱住一块世间独有的珍宝,珍贵又易碎。但今晚,洋哥觉得实在也没什么必要再避讳了,他想亲他。
轻轻在弟弟唇上落下一吻,是鼓励,又似安抚,还尝到一点口香糖的薄荷味。
忍不住双手捧起他的脸,加深了这个吻,恨不得将所有的勇气和幸运都给眼前这个小孩。

小弟,明天要加油啊。

—————————————————————

4月6日

想冲上去抱住他。
那是洋哥当时内心唯一的声音。他实在是看不得小弟在台上的那副模样,明明心里比谁都渴望出道,却偏偏要露出一副没关系,都是我不够努力的样子。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洋哥还不知道他有多么努力吗?
洋哥真的太心疼他那强装坚强的样子了。

所以当PD问,最期待谁出道的时候,洋哥用尽全力喊出了弟弟的名字。他希望弟弟能够听到,无论结果如何,他会永远在台下为他呐喊。他也希望弟弟能够知道,有无数人像他这样,期待着他的出道。
小弟,你本来就是属于舞台的呀。


洋哥是第一个冲上去抱住他的。
当名单宣布完了之后,他就想这么做了。
那一刻,他不知道弟弟心里的感受,他只知道,自己想要抱抱他。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刚冲上舞台,他就向弟弟张开了双手,一步一步地朝他走去。而他看见弟弟,也在向他走来,本就明亮的眼里有些闪烁,闪烁着从不轻易示人的脆弱。
中途碰上了导师,弟弟先和他打了个招呼。洋哥这会儿也不着急了,停了下来,却依旧张开双手,微笑着在一旁等待。
等到真正抱他在怀里,心中才稍微踏实了一点,外界的嘈杂已与他们无关了。小崽子似乎长高了些,也比刚来时长胖了一些。明明这四个月自己总是和他在一起,却又像相隔了一段岁月,一恍神看着弟弟通红的双眼竟有些陌生。关于那分开的12天,洋哥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万幸日后有了机会慢慢补回来。

弟弟强忍着眼泪扑进洋哥怀里,头靠在他总拿来炫耀的宽肩上蹭了蹭。四个月以来所有的辛苦和委屈在抱住自己心爱之人的那一瞬间还是忍不住爆发了。说不上来有多悲伤,空气里却充满着遗憾、离别的气息,那是弟弟17年来感受到如此浓烈的感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眼泪盈满小鹿般灵动的眼眸,又大滴大滴砸落在洋哥的肩膀上。
明明哭花了眼妆,还不忘调皮地冲洋哥说,

“你看我多乖,你没来之前我都没有哭哦。”

而洋哥看着眼前的小弟,他一直捧在手心上宠着的小弟,心疼得说不出话。只是沉默却格外温柔地捧住他的脸,用手指轻抚开落下的泪,坚定地轻声开口,

别哭好吗,小弟,我们回家。

然后拉着弟弟的手向台下深深鞠躬,再也没有放开过。




—————————————————————

最终采访

“觉得遗憾吗?”

“嗯…不太遗憾。在这个节目经历了太多第一次,第一次在舞台上表演,第一次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说完这句,弟弟忽然意识到内心的想法不小心脱口而出了,心瞬间跳的有些快。但这些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他只好立马改口道,
“第一次和喜欢我的人在一起…”

希望别人不要注意到他的口误,又希望洋哥能听到他意外的告白。

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和洋哥在一起。


—————————————————————

幸运的是我们坤音四子又在一起啦❤️

【洋灵】一封信

To洋哥:

   这已经是你离开的第十二个小时了。
   洋哥你到家了吗?

   你和岳叔都不在,现在宿舍里只剩下我和凡哥了,怪冷请的。今天大家好像都有点累了,没怎么大声聊天,也没怎么串门,早早就熄灯睡了。节目进行到这里,淘汰了那么多次,感觉这次是最伤感的。毕竟感情已经这么深了。偌大的房子,长长的走廊,只剩下了20个人,安静的有点可怕。

   要是洋哥你在的话,一定会被吓到抱着桃木剑睡觉的,又或者会抱着我睡。

   但还是希望你在。

   他们都睡下了,可是我睡不着。我在想你,每时每刻都想。
   还是时不时的会望向对面的床,以为你会催我快点睡。差点就忘了这信本来就是写给你的。

   你走之后,心就一直空空的,但是流不出泪来了。洋哥,这是不是你说过的,每一次分别都会伴随着一次成长?

   如果是这样,那我不想成长了。我不想和你分别。

   你偷偷塞进我包里的糖我都看到了,还有嘱咐我少吃点糖的小纸条。仔细想想,虽说我没有了糖不能活,可好像还是你重要一点。

   以后,糖吃完了我可以自己去便利店,可以一个人睡觉,可以一个人认真训练,可以一个人好好坚持。
  
   好像没有你也可以,但又好像哪里都是你的痕迹。

  我记得你很早之前给我读过的一句话,

 
   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跟稚嫩的自己告别,也许路途有点艰辛,有点孤独,但熬过了痛苦,我们才能得以成长。

   那时听完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觉得,反正我们不会分开。以后的十年二十年,我们仍会在一起。

   现在我仍是这么认为的,但好像有点懂了你给我念这句话的含义了。

   我知道的,我不能太依赖你,我们不能在镜头前表现得太亲密。可是你也知道的,我不是不能独立,只是不想分离。
  

   感觉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算算不过数年光阴。十分庆幸我的15岁,16岁,17岁,都有你在身边。放心吧,以后的年年岁岁,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不论时间重来多少次,我都会独自踏上那辆通往远方的列车,跨越千山万水和你相遇。

“你的不在就像无奈的石碑,将会使许许多多个黄昏暗淡。”

   我只能独自一人拼了命地往前跑,不想辜负任何一个人的期待。
   可是洋哥,现在我有点累了。
   想要抱抱你,可是你不在了。

   再过十多天,节目就要结束了。我会努力成长,直到足以与你相配。
   到时候,你来接我好吗?接我回家。

  

    外面的夜已经深了,天什么时候才会亮呢?
  
   洋哥,晚安了。

                                                 小弟
                                             2018.3.21

【洋灵】





 








“真的,没有关系吗?”
   这已经是农农第二次转头偷偷看弟弟的表情了,他忍不住悄声问洋哥。
   洋哥只是神秘地笑了笑,小声回答,
  “没事,我们继续。”

  

   晚上回到宿舍里,弟弟气鼓鼓地凑近洋哥身边,
  
“洋哥,你今天怎么都不理我的?”
   然后顺势捏了捏洋哥的手心,用来发泄他不满的小情绪。
 
   可是洋哥不动声色地拂开了他的手,面容依旧是淡淡的。
  “没什么呀,我和别人聊会儿天嘛。小弟你也可以多和朋友在一起玩玩啊,相互学习什么的。”
   不忍心看到弟弟的反应,迅速转身去洗漱了。

  

“可是我不太懂耶,为什么你不理弟弟啊?”白天农农的话又在洋哥耳边响起。
   “因为我害怕,我害怕我不能陪他到最后了。我不能让他太依赖我,只有逼着他多交点朋友,不然我害怕我离开后他会太孤单。”
  

   即使不能陪你到最后,我也希望你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度过。

   好吗,小弟,答应我。







  





“小弟,你再陪我去趟便利店吧。”洋哥的声音还是一如往日的温柔,少了前几天刻意保持的距离感,依旧是弟弟无法抗拒的魔咒。
   “嗯”

   肩并肩走在便利店里,洋哥提着篮子在货架挑挑拣拣。
   “小弟想吃什么?这次不刷鱼子酱的卡,洋哥请客。”
   “洋哥…我舍不得你。我跟你走不行吗,这里变得好冷清啊。”

   弟弟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停了脚步,红了眼眶。

   到底还是个17岁的孩子啊,能有多坚强?看着自己的朋友和心爱的人一个一个离开自己,再怎么绷也绷不住坚强的壳了。

   洋哥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头。
   “小弟啊,洋哥之前怎么和你说的?这是比赛啊,来的时候就做好觉悟了不是吗?”

   又自顾自地走,走到了糖果的货架前。
   “小弟不是要吃糖吗,快拿吧。”

   还是抵不过糖果的诱惑,弟弟红着眼点了点头,拿了两包糖放到篮子里。

   “记得以后少吃点糖,每天记得刷牙,知道吗?”
   然后洋哥又自然地悄悄多塞了几包糖进去。他太了解弟弟了,那两包糖根本不够他吃几天。可是以后就没有自己陪他去便利店买糖吃了。

  “拿着吧小弟,我该走了。”
   洋哥到了车前,把那包东西递给弟弟。
   “洋哥我再送送你好吗?”弟弟抓着洋哥的手不肯放。

   一路走来,洋哥见证着他的成长,陪他长大,还是第一次尝到分别的滋味,挺不是滋味的。

   但洋哥轻笑一声,还是放开了他的手。
  
   “不用啦,你快回去好好训练吧,一定能出道。等再过一阵,我就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家。”


   你要坚信,不管是从前的路还是以后的路,我都会一直在你身后。

   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等你回来,我们仍在一起。

















今天刷到微博之后,趴在最后一排哭了两节晚自习,朋友也安慰了我一晚上。现在眼睛很痛,可能快瞎了,短时间也再没有什么心情写了。
只是想最后说一句,


洋灵永不BE,毕竟来日可期。

【洋灵】下雨了




  

    一大早起来,就看见天空阴阴沉沉地下着雨。
   弟弟体内的忧郁分子开始蠢蠢欲动,无奈搜刮完了肚子里所有的墨水,也只想起来一句,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不敢打给你,我怕你遭雷劈。”

  
   于是他就把洋哥拍醒了。

 
   “小弟~~~!!”
  “洋哥,起床了洋哥,下雨啦。”
   洋哥懵懵地坐在床上,脑袋还不太清醒。
   “下雨怎么了?下雨就不让睡觉啦?”
   “你给我念首诗呗。”
   “嗯?”

  
   洋哥还留恋在睡梦中的思绪被弟弟这一句无厘头的话拉了回来。他睁开眼,认真地看了看弟弟。
   弟弟还保持着刚刚叫他的姿势,微微倚靠在他身上。手上拍他的动作没停,但却一下比一下轻。应该是刚刚洗了脸来,有水珠滴在自己的颈脖上,冰冰凉凉的,真是像雨滴落在身上。
  
  
   弟弟小鹿般灵润的眼还在温柔地注视着自己。霎时间,心里也像下了场暴雨,湿湿漉漉的。

  
   不再去想下雨和起床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有一些话,现在就想说给他听。

  
   “那我念一句你跟着念一句。”
   “好”


窗外暴雨阑珊
淋不湿屋内的你
我是暴雨
你还是你

 

  “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我发过朋友圈。”
   都是发给你看的。

  
   洋哥的朋友圈经常发些这样的话,弟弟有时也看不太懂。他只是觉得好有道理,只要是洋哥发的他都很喜欢。
   当然也不是条条都看不懂,比如上次洋哥就发了那句,

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
糖是甜的你也是

  
   弟弟看懂了,兴高采烈地点了赞。像是他和洋哥之间专属的暗号。

  
   这次他也秉承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好奇地问了洋哥,那这是什么意思?

  

   洋哥回望着他,眼里藏着笑意,嘴角却藏不住了,


“唔……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啊。”

  

【洋灵】吃醋梗

  
   今天洋哥练习结束回来的时候,宿舍里安静的诡异。
   平时那两个小孩总是在打打闹闹疯起来没完,非要把宿舍闹翻不可。今天一个不知道拉着老岳跑哪里去了,一个在床上闷闷不乐地翻着书。

   “哎凡子你跑慢点!”队长在宿舍里待的好好的,突然被凡凡拉起来就跑,一点不照顾一下老年人的感受。
   “哎呀,再不跑快点,一会儿洋哥就该回来啦!”凡凡终于舍得停下来,靠在其他练习生的宿舍门口休息。
   “洋子回来怎么啦?你跑什么?”队长表示已经不太懂这些小年轻了。
   “你没看见今天弟弟和洋哥的气氛不太对啊?这不是要给年轻人空间么。走走走,陪我串门去。”
   然后揽着队长的肩消失在走廊尽头。

   弟弟看见洋哥回来了,就放下书走向门口。
   我一回来就往外走,果然是生气了啊…洋哥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拦住了弟弟。
   “诶小弟,你干什么去?”
   弟弟看着拦在面前的手,撇了撇嘴,
   “我找有长进哥哥睡觉去。”
   洋哥听了这话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反手搂住弟弟就往里走,
   “不许去。”
   弟弟一听,在他怀里就挣扎起来。
   “那我去找林颜俊哥哥练舞去。”反正就是不肯乖乖待着,谁让他今天光顾着跟别人聊天都不理自己的。
 
  洋哥暗暗叹气,却早就料见了他会这样闹别扭。
   其实,他是故意的。他本来就是故意要坐在农农旁边的,在和他商业互吹的同时早就用余光瞥见了弟弟脸上的表情,看他焦躁地起来又坐下。只是强忍着平时动不动就爱唤他的习惯,面不改色地谈笑风生。
  
   弟弟最近多了很多新朋友,每天一回宿舍就呼朋唤友,东窜西窜,压根看不见踪影。洋哥当然很欣慰,看见弟弟交了那么多朋友,每天都笑得很开心。可是他越来越少陪在自己身边了,甚至一天都没有和自己说话,想要抱抱他都找不到机会。于是洋哥忧郁了,于是洋哥想了这么一出,说白了就是刷存在感。
  
   可是弟弟哪里会想这么多,他只知道自己很不开心。讨论一件粉色卫衣都能戏这么多,还什么米兰巴黎,洋哥还和我一起去过韩国呢。我在旁边这么久都没有理我,只知道和农农互相给裤子道歉,幼稚不幼稚?弟弟越想越气,下意识地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气压低到连旁边的农农都感受到了。
   洋哥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小弟生气了?”他伸手揉了揉弟弟头发太长还不愿意剪的小脑袋。
   弟弟像只小老鼠一样鼓着腮帮子,扭过头去不说话。
  
   洋哥温柔的声音突然离得近了,温热的气息喷在弟弟的耳后,身体麻麻的,心还有点痒。
   “那你想想你昨天去哪里了?”洋哥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他。
  
   昨天?昨天他不就和小超人、林颜俊练了一天的舞吗?不就晚上和有长进练了一会儿歌然后一起睡觉吗?不就……光顾着和其他练习生聊天一天没理洋哥?
  
   弟弟也许生活阅历比哥哥们少了一点,但绝不代表他傻。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好久都没有陪洋哥一起练习了。自己在厂子里玩得一天比一天疯,疯着疯着,难免有时会把哥哥们甩在脑后。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对自己好。
  

   想着想着,心底就软得一塌糊涂,早就忘记今天洋哥的种种行为。一声不吭地回抱住他,脑袋深深地埋了起来。
   这样,弟弟当然不会看见洋哥脸上计划得逞后的得意笑容,于是洋哥打算趁热打铁。拍拍弟弟的脑袋,
  
   “我们小弟真厉害,交到了这么多好朋友。”

  

    怀里的小孩蹭了蹭温暖的胸膛,闷闷地开了口,
  
“洋哥,我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小小小脑洞

[cp]#洋灵#

“这帽子那么贵,咱们把它卖了得了。”
“我觉得可以。”


“咱们一块把这些面膜卖了吧!”
“我觉得可以。”


“小弟啊,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啦,以后记得不要什么事情都说可以,知道不?”
“哦……我知道了洋哥。”



“咱俩在一块得了。”
“我觉得可以。” ​​​